蒸馏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蒸馏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风险投资雄心渐小

发布时间:2020-03-11 10:40:08 阅读: 来源:蒸馏器厂家

风险投资雄心渐小麻省理工创业科技乔希?勒纳导语: 首先是风险投资者资助的技术范围日渐变窄。最近,一些热点领域——最明显的是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已经在风险投资界占据着越来越大的份额

在这次的美国大选中,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几乎没有意见一致的地方,包括如何让美国经济增长这一问题。更高的税收还是更小的政府?而被广泛认同的一条增长途径是技术创新。在历史上,技术创新一直与美国受风投支持的创业公司密切相关。

一项研究表明,仅仅一美元的风险投资,在推动新的想法方面就有企业投资研发3美元的效果。如果我们听取了全国风险资本协会(National Venture Capital Association)等贸易机构的讲话,我们就能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要获得更多的创新,我们需要的仅仅是更多的风险投资。

但是,认为风险投资是对真正的创新,甚至是对积极的财政回报的推动力量,这样的主张还面临着一些棘手的问题。由于行业还处于最近一系列纷乱的针对社会媒体投资的后遗症中,以及Groupon、Zynga和Facebook等公司令人失望的股市表现,怀疑论者前所未有地理直气壮。

我认为有几个关键的制约因素限制了风险投资在促进真正创新上的能力。首先是风险投资者资助的技术范围日渐变窄。最近,一些热点领域——最明显的是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已经在风险投资界占据着越来越大的份额。尽管再来一款可以确定你的好友们正在哪个饮酒场所痛饮的智能手机应用可能会为兄弟会或女生联谊会的成员带来好处,但很难会觉得这种风险投资能够解决人类今天所面临的根本性挑战。投资者彼得•蒂埃尔(Peter Thiel)贴切地表达了核心的顾虑:“我们想要能飞的汽车。然而,我们得到了140个字符。”

有限的范围

历史数据证实了这一趋势。1974年,主要涉及计算机和电信领域的风险资本投资比例只占35%,而这一份额在1982年上升至62%(伴随计算机外围设备方面的刺激增长),在其出现短暂下降之前,最终于2000年的网络热潮期间达到了79%。这一数字已经再度迅速攀升,于2011年达到56%。并且,这个数字可能还掩盖了对传统分类方案适应较差的社交媒体投资的增长。即便是在其他类别中,风险投资资金也是高度集中的。在能源领域,风险投资基金压倒性地进入了可再生和“智能电网”技术,而非与传统发电相关的技术。

如何解释这种引人注目的集中?一种答案是,风险投资基金在传媒、软件等创新周期较短的类别中要比先进材料和生物技术等领域做得更好,后者的成功期限要比典型的基金寿命长8到10年。

山德希尔(Sand Hill Econometrics)咨询公司审查了所有相关风险投资的表现,其收集的估计值显示,在1991年对接受风险投资的软件公司投资一美元,即可在2011年底前变为超过23美元(在风险基金收取费用,扣除收益之前),年回报率接近19%。在这一时期,医疗保健和零售方面的风险投资年回报率为10%(同样在扣费之前),而在衰败不堪的“其他”类别——包括能源,交通等诸多领域,同样的投资只得到6%的回报。一旦风险资本家的年费(通常收取所管理资金的2%左右)和利润份额(资本收益的20%或20%以上)被作为因素计算在内,表现上的差异甚至会更大。

对风险资本家的“精灵粉(pixie dust)”明显存在限制的力量仅仅起到进一步集中他们的努力的作用。专攻计算机和电信方面的团队已经取得了丰厚的回报,这使得他们能够获得更多的资金。其他人则斗争,消失,或者将自己改造成热门类别中的主流投资者。

繁荣与萧条的交替循环周期

另一个问题是风险投资市场非常不稳定,会从盛宴变成饥荒然后再变回来。想想在2006年达到高峰的巨大生物燃料投资浪潮,以及在过去的两年间,对社交媒体公司的又一次投资激增。在经济繁荣时期,不合理的繁荣成为了规则。出现了一种被称为“钱追交易”的常见现象。随着更多的钱流入来自机构和个人投资者的资金,风险资本家愿意投资风险更高的交易(并且经常是基于更糟糕的条款):进入种子阶段公司(这些公司的前景是最不确定的)的第一轮风险投资美元资金份额已从1995年较低的24%变化为2000年到2011年较高的58%。现在的情况如何呢?这一百分比已经再度攀升,于2011年达到61%。此外,这种对风险的承担并未获得嘉奖:在诸如2000年这样的繁荣年度,回报率放在以往任何时期都属于最低之一。

风险投资行业的周期主要源于基金本身的行为。在热市场时期,缺乏经验的团体往往从尚未成熟的投资者处筹集资金,这些投资者被兴奋所吸引——意识不到首支基金(first-time fund)往往表现疲弱,尤其是在热市场当中。

也许是因为合作伙伴的酬金是受对所管理资金的收费推动的,名牌团体也经常利用繁荣的市场来积极筹集资金。随着风险投资团体的成长,他们增加每个合作伙伴负责的资本,并扩大每个合作伙伴投资的行业范围。换句话说,以开始时的小溪流汇聚成最终的洪流。最后,由于投资回报率的下降,这种扩张被证明是无法维持的。然后循环再次重复进行。

无论繁荣与萧条交替循环周期背后有着怎样的精确机制,其对创新的影响都是令人担忧的。例如,在20世纪七十年代风险投资的极度低谷时期(1975年,美国完全没有成立风险资金),许多试图开拓个人计算的公司遭遇了没有经费的境况。最终,在20世纪八十年代,这些技术浮出水面,带来了革命性的影响,但如果风险投资市场没有遭遇这样严重的恐慌,它们的出现本可以加快。人们难免会觉得,许多诸如清洁能源技术,制造和生物技术等长期而昂贵的投资领域,在今天正处于这样一种低谷。

创业公司在经济繁荣时期的过多筹资为它们自己带来了消极的后果。这样的例子包括20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围绕B2B和B2C的狂热互联网公司。其结果是浪费:多家公司追求着同样的机会,往往每一个都比上一个更加优势微弱。最初的市场领导者的东西被后来的模仿者挖走,打乱了公司的向最佳成功机会买进的脚步。此外,一旦过多筹资减少,存活下来的公司就会在一种于现在来说往往有害的氛围中努力吸引资金。

反复无常的公开市场

那么,繁荣在什么时候转为萧条呢?风险投资家关键依赖于收购和股市,来帮助他们退出自己的投资和向投资人返还资本。但是,公开市场是变化无常的。在过去的十年里,飞涨的热情每次都突然消退——2006年至2007年是清洁技术,2010年到2012年是社会媒体,将风险投资家和股票投资者的投资组合留在了一地废墟之中。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正是因为萧条会让投资风险家退出投资的努力遭遇挫折,萧条可能会促进创新。无数的报导和研究表明,对创新来说,上市可能是一种巨大的威胁。。近年来,从辉瑞(Pfizer)到雅虎(Yahoo),各公司都削减了他们的研发预算,希望能取悦股票投资者。更为普遍的是,最新的学术研究表明,那些考虑上市,但因面临不利的市场条件而放弃努力的风投接受公司,实际上更为创新。

上一页 1 2 下一页阅读全文BANGCAMP创业邦成长营,创业邦旗下孵化计划。第四期全新升级,60个名额正式开启招募!现在报名,将有机会获得资机构对接、创业导师面对面指导、2016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展示、创业邦媒体矩阵深度传播!创新原力,伴你前行!

即刻报名第四期!

会计软件免费下载

拨备率

医院会计制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