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馏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蒸馏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善款发霉红会欠公众一个交代

发布时间:2020-07-13 15:06:07 阅读: 来源:蒸馏器厂家

自2012年12月26日被媒体曝光以来,成都市红十字会(以下简称“成都红会”)“善款发霉”事件持续受到公众关注。成都红会先后发表了两份情况说明,前往调查的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以下简称“红会社监委”)在表示欢迎的同时,也指出其“避实就虚”、“问题未明确说明”等问题。

红会社监委委员说,成都红会要对相关群体有所交代。

记者多次向成都红会了解调查进展,该会工作人员表示还在调查当中,并称一有调查结果,成都红会将第一时间向媒体通报。1月5日和6日,记者两次拨通成都红会副会长邓秀琼的电话,她先是说“信号不好,听不见”,后又说“对不起,正在开会”,然后挂断电话。

社会监督委员会介入调查,成都红会被指“避实就虚”

值得关注的是,刚刚成立的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介入了成都红会事件的调查。

2012年12月7日,红会社监委在北京成立。红会有关负责人说,社监委的成立,旨在加强社会各界对红十字会工作、项目及捐赠款物使用情况的监督,进一步推动公开透明以满足公众期待。

成都红会善款发霉事件成为继“红会在京购别墅群”事件之后,社监委介入的第二个事件。12月28日,红会组宣部部长姚立新,社监委委员、北京市红十字蓝天救援队队长张勇一行前往成都调查。

调查组一行约谈了当事人及成都红会有关负责人,并进行调查取证。据成都市武侯区红十字会的消息,2012年12月29日,红会社监委调查组对该区募捐箱管理情况进行了了解。武侯红会向委员提供了该会成立以来至今募捐箱管理的相关资料,包括资金收取记录和使用情况(含救助人员的名单、金额、联系方式等)。

2013年1月4日,红会社监委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了初步调查结果。新闻发言人王永称,红会社监委的部分委员在调查中发现,此前媒体报道的情况“基本属实”——成都红会设置的部分募捐箱中的善款确实存在霉变、积尘的现象;此外,因为成都红会管理疏忽,还存在部分募捐箱被盗或遭到损毁的现象。

王永说,成都红会12月26日晚发布的“情况说明”存在避实就虚、推卸责任的情况,对一些问题采取了选择性的描述。

调查中,调查组在募捐箱存放地仓库中发现,仍有少量善款没有收取完毕。随后,成都红会上报的材料显示,从2012年6月到2013年1月4日,该会对剩余募捐箱进行清理,共获得善款1053.6元,其中有部分是残币。

这与此前“情况说明”中的说法不一致。2012年12月26日的“情况说明”称,该会“于2012年6月将存放在库房中募捐箱的全部善款收取完毕”。

截至记者发稿时,对于调查组的上述说法,成都红会没有回应。

但王永肯定了成都红会主动回应的做法。他说,成都红会发表了一份措辞诚恳的声明,社监委表示欢迎。

募捐箱面临着管理难、效率低等问题

善款发霉问题出现在成都红会几年前启动的募捐箱项目中。记者注意到,在公共场所设立募捐箱募集善款,是很多公益慈善机构所采用的募款方式。不过,这一募款渠道目前仍面临诸多问题。

位于成都市中心的新世界百货5楼,记者看到了由成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设立的一个募捐箱。这个高约1.7米的募捐箱箱体上,上面部分占三分之二的面积是一家奶业集团的广告,下面部分是一块心形的玻璃和一个投币口。箱体内钱币面值多为一元或者一角。

在成都一些快餐店和连锁超市,也设有类似的募捐箱。

一家快餐店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大约半年多时间,会有人专门来收一次善款,还留有票据。该店出示的一张“四川省公益救济性捐赠专用票据”显示:2012年3月14日,捐赠人德克士骡马市店捐款金额116元,落款有该店和成都市残疾人福利基金会两方的经手人签名,并盖有成都市残疾人福利基金会财务专用章。

不过,也有慈善界人士不认可这种募款方式。一位不愿具名的慈善机构人士对记者说,几年前他们也曾与企业合作设立过募捐箱,不过,实施两三年后就撤销了。

“管理监督困难,清点钱币工作量大,导致募款效率很低。”他说,“慈善机构无法给每个募捐箱安排专人值守,如果真有人想动手脚,很难防范。”

记者在实地探访中注意到,有不少募捐箱里充斥着大量的收银条、广告单、包装纸等杂物。在一家超市的门口,募捐箱的开锁处用透明胶带缠了一圈又一圈,零钱只剩零星的几张。工作人员说,募捐箱的锁在一个月前被窃贼撬开了。

上述慈善机构人士说,募捐箱在遇到大灾大难等特定的时间段,效果还是不错的,但在日常时间面临着管理难、效率低等问题,所以后来他们中止了募捐箱的项目。“做慈善不能不计成本啊。”

成都红会要对公众有个交代

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认为,成都红会募捐箱内纸币发霉一事暴露出了体制性的缺陷。“全国的募捐箱都应该有统一的编号、统一的信息处理系统,各个募捐箱应该有规范的责任人。现在过于地方化管理,就会出现地方化的个案。”

成都红会善款发霉事件被曝光后,中国红十字会发布了《关于开展募捐箱清查整顿工作的通知》,要求各级红十字会在2013年1月30日前认真进行一次清查整顿,摸清设置的数量和安放地点,造册登记。

红会表示,将统一制定《中国红十字会募捐箱管理办法》,就红十字募捐箱的设置条件、审批程序、管理模式、取款流程、善款使用、公开透明以及社会监督等方面内容进行规范。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创新与社会责任研究中心主任邓国胜说,募捐箱的效果到底怎样还值得公益慈善机构反思。其实不只是红会的,你在大街上走一走,就会看到很多地方设的募捐箱都是没人管的。他反问道:募捐箱管理的成本很高,在当代社会,网络这么发达,设募捐箱是不是最理想的一种方式呢?

邓国胜建议,公益慈善机构要学会利用网络等现代工具来筹款,这是国际发展的新动向。很多公益慈善机构都是老机构、传统机构,没有任何创意,也不适应新的时代,因循守旧,用一些死的方法,再加上管理不善,就容易出现丑闻。

此次事件再次点燃了人们对慈善机构透明化的期待。

邓国胜也是红会社监委的委员。他说,设了募捐箱,慈善机构就要对公众有个交代:设了几个?每一个每年募捐了多少钱?这些钱用到哪里去了?成都红会的漏洞在于它没有对公众有个交代。

“这里面有两个层面的问责。”邓国胜说,“一是成都红会要对相关群体有交代,二是由于你的失职要去追究责任,要去处罚。”(记者 王鑫昕,实习生 严哲)

张家港设计工作服

牡丹江定制西装

廊坊设计工服

自贡订制西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