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馏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蒸馏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神华系现身二级市场芜湖港高价增发疑消息泄露

发布时间:2021-01-07 16:35:39 阅读: 来源:蒸馏器厂家

2009年以来上涨500%多的明星股芜湖港(600575)(600575),终于在近期亮出了其最后的底牌——公司 拟定向发行16760万股,购买安徽淮南矿业所属之铁路运输和现代物流资产,拟收购资产合计18.62亿元。方案虽公布多日,但市场对几大热点问题的关注度依然未减:实力雄厚的淮南矿业借增发之机跻身资本市场后将如何作为;风头正旺的飞尚系让出控制人之位有何隐情;芜湖港能否借此实现基本面的大改观等。

但本报记者的报道,勾勒了芜湖港重组不为公众所熟悉的另一面——巨量国资本在注入上市公司前后,有无争议?在芜湖港二级市场半年来气势恢弘的涨势中,哪些人能够先知先觉悄然介入,将亿万收益纳入怀中?在满足投资者的知情权方面,这组调查或许能够对上市公司公布的重组方案,形成有益的补充。

二级市场谁是赢家

上市公司的重组概念,成为二级市场股价爆发的引擎,这已是证券市场的常态。芜湖港不仅延续这种态势,而且将其演绎到极致。

2008年的最后一个交易日,芜湖港收盘价格仅为3.09元,斯时,公司2008年每股收益仅0.09元,加之市场低迷,虽有飞尚系坐镇其中,股价亦难有起色。

但至2009年初始,芜湖港二级市场上开始了漫长的大涨小回的上升通道,流通股股东也开始了换班过程,至2009年中期,部分坚守多年的流通股股东已然无踪,一批新面孔出现在股东行列中。

如果以去年底的收盘价格3.09元计算,到重组方案公布前后最高16.88元,公司股价半年多时间上涨4.46倍,相应的市值增加了16亿元左右。这些暴增的天量财富,都到了谁的手中?

神秘的自然人大股东

本报记者多方调查后发现,芜湖港最新前十大股东中,除了李非列掌控的大股东芜湖港口有限公司(港口公司)外,另有张健、赫洪兴这两名神秘的自然人股东,以及神华期货经纪有限公司(下称神华期货)、深圳市神华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神华投资)两家机构股东。

2008年底,自然人张健出现在新大洲A前十大流通股股东行列,持股数为1432.86万股,2009一季度张健从新大洲A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消失。

此外,2009年一季度,张健出现在长城信息(000748)前十大流通股股东行列,持股数为90.10万股,2009年中报中,张健再次从这份榜单中消失。

资料显示,2008年三季度,张健还曾与飞尚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李非文、杜明谦一并位列云内动力(000903)前十大流通股股东行列,四者持股总数分别为131.19万股、367.24万股、182.03万股、78.76万股,而截止到2009年一季度上述股东全部从云内动力前大大流通股股行列撤离。其中李非文为飞尚系控制人李非列的弟弟。

飞尚实业与张健等人的集体消失还曾在新大洲A的一季报中上演。

新大洲A2008年年报显示,飞尚实业与张健、杜明谦、赫洪兴这三名自然人分列新大洲A前十大股东之第四、七、八、十位,持股总数分别为1922.32万股、1432.86万股、860.71万股、313.13万股。

与在云内动力的持股如出一辙,2009年一季度,上述四位股东从新大洲A前十名流通股股东名单中全部撤离。

2009年一季度究竟发生了什么,上述自然人及法人股东为何选择集体套现,其套现的巨额现金又去了哪里?

芜湖港公布的相关报告中,见到了他们集体出现的身影。

芜湖港2008年年报显示,张健率先出现在公司前十大股东之列,其时持股总数仅为297.77万股,占总股本0.84%。

4月22日公告显示,张健增持芜湖港至902.72万股。这一数字在6月30日之前猛然放大至1498.53万股,占芜湖港总股本的4.21%。张健藉此位列芜湖港第三大股东。

同样是4月22日公告,赫洪兴突然闯入芜湖港,更加惊人的是其持股总数一上来便高达1603.75万股,并最终增持至1646.73万股,持股比例4.62%,赫洪兴也藉此一举成为芜湖港第二大股东。

“这两个人很不简单,因为很明显他们都有意将持股比例控制在5%以内,这样就不用公告,尽量避免公布个人信息和交易细节。”上海某资深私募人士获悉上述信息后分析。

4月22日当天,芜湖港收于5.62元,而这家公司波澜壮阔的涨幅才刚刚开始。

“神华系”现身

记者调查显示,分列芜湖港第五、第十大股东的神华期货和神华投资,与飞尚系则有着较深的渊源。

记者拿到的一份工商资料显示,截至2007年,神华期货的两大股东分别为神华投资和深圳延宁,双方持股比例均为50%。

据本报记者了解,神华投资成立于1996年3月,当时注册资本1000万元。其中深圳延宁和厉伟出资额均为150万元,厉伟为监事,崔惊涛出任董事。

另一方面,深圳延宁的大股东也是崔惊涛,其持股比例为70%,同时崔惊涛还是神华期货的董事之一。

资料显示,厉伟与李非列乃是同班同学,而崔惊涛则是厉伟之妻。在崔京涛担任神华期货董事长一职期间,李非列曾出任神华期货总经理助理及副总经理等职,时间为1996年9月至1999年1月。

芜湖港重大资产重组前夕,神华期货与神华投资跻身前十大股东之列,而在此之前,上述两家公司尚未在上市公司的前十大股东名单中露面,此次投资,可视为该两家公司首次现身二级市场。

另据记者调查,芜湖港2009年中报中第八大股东费杰,此前未曾有任何资本市场操作记录,也是首次涉猎二级市场,曾在神华期货深圳研发中心担任钢铁行业分析师。

芜湖港高价增发之谜

“后面还要向证监会等主管机构报材料,需要取得证监会和国资委的批准。”芜湖港董秘欧业群向记者介绍。

淮南矿业集团有限公司一位人士对记者说:“本来以为只要拿一块或两块小资产就可以了,但没想到市场把股价炒到这么高,从3块多钱炒到了停牌时的13块多钱,后来没办法,只好把铁运公司将近15个亿的资产也搭进去了。”

他认为,股价从几元起步一直涨到16元多,在开始阶段有很多机会可以停牌重组,但直至正式停牌时,股价已经很高了,增发价定在11元附近,才导致多拿一块资产才完成定向增发。

重组消息提前泄露?

2009年第一个交易日,当时芜湖港的股价只有3.21元,如果按照此次定向增发不超过1.68亿股的规模,淮南矿业当时掌控芜湖港的代价不过5.39亿元。

短短的半年之后,芜湖港的股价一路飙升至最高时的16.88元,涨幅超过400%,而同期大盘涨幅仅为55%。即便按照方案中11.11元的增发价,芜湖港此间的涨幅也达到了246%,同样远超过大盘此轮反弹所达到的最高涨幅。

“我的义务就是维护上市公司及股东的权益,这次重组显然是对上市公司非常有利的。”欧业群向记者坦言。

但对于淮南矿业而言,显然是吃了“哑巴亏”。如果按照3.21元的价格,淮南矿业获取芜湖港1.68亿股股权的代价将不超过5.4亿元。重组预案披露,仅物流公司的净资产预估值就达到4.01亿元,即淮南矿业只需拿出物流公司一块资产,再加部分现金或其他资产即可。

股价飙升之后,芜湖港1.68亿股股权的价值也随之攀升至协议签订时的18.66亿元。本以为一块资产就能“搞定”芜湖港的淮南矿业不得不“忍痛”卖掉其物流系统内的另一块资产,即拥有216.23公里自营铁路的铁运公司,其净资产预估值高达14.73亿元,两块资产预估值合计达到18.74亿元,正好可以支付18.66亿元的增发价款。

“很明显消息早就泄露了,如果再不及时停牌,淮南矿业付出的代价将更大。”上海某券商投行部高层向本报记者坦言。

缘何接受高价增发

“让我想不明白的是价格都这么高了淮南矿业为什么还要做。”前述投行部高层向记者表示,“实际上淮南矿业这两块资产根本就没有必要注入上市公司。”

按照重组预案给出的业绩承诺,上述两块资产2010年—2012年的净利润将分别达到3.2亿、3.84亿、4.61亿,其对应的平均净资产收益率高达20.72%。

“这么好的资产即使拿来做IPO也是轻而易举的事,为什么要拿出来跟公众股东分享收益呢?”上述投行人士颇为不解。

在专业人士看来,作为芜湖港最主要客户之一,淮南煤矿成不成为其大股东,对淮南煤矿并无任何影响。“淮南煤矿对内陆港口的依赖性并不强,这一方面因为内陆港口的特性,另一方面也由于淮南矿业的强势地位。”上海一位曾经在安徽北部某煤矿供职的财务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对此,上述淮南矿业人士解释,“芜湖港作为长江煤炭能源输出第一大港和安徽省第一外贸大港,其核心业务又是煤炭与外贸集装箱货物中转服务,对我们未来的发展还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把它收归我们所有,它的作用还是会发挥得更好一点,比如业务繁忙,港口运力紧张的时候我们的东西可以优先出港,这对我们的煤炭业务开拓市场是有好处的。”

前述上海财务人士分析认为,除新集煤矿外,安徽省国资系统下面有淮南矿业、淮北矿业、皖北矿业,虽然淮南矿业目前规模最大,但从资本市场来看,只有淮南矿业没有上市公司,其迫切重组芜湖港,迅速掌控一家上市公司,与此不无关系。

不仅如此,芜湖港实际控制人李非列的人脉关系也被认为是助力其成功引入淮南矿业的因素之一。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李非列与芜湖市经贸委(现芜湖市经济 委员会)的渊源颇深,最早可以追溯到2001年。

据安徽当地一位接近芜湖港的人士透露,飞尚实业集团一位名为饶成惠的高级副总裁,在安徽人脉极广,淮南矿业此次入主芜湖港,甚至是李非列选择芜湖港作为资本运作的主要平台,与此人皆有莫大的关系。

据上述知情人士介绍,饶成惠1982年毕业于安徽大学政治经济学专业,此后步入仕途,2003年至芜湖市经贸委主任、书记。2003年卸任后,在芜湖新兴铸管(000778)作短暂停留,于2004年11月进入飞尚集团,任高级副总裁。

资料显示,李非列筹划入主芜湖港是在2003年9月,此时芜湖港上市仅一年有余,而收购的股份正是来自饶成惠曾经管辖的芜湖市经贸委。

治疗盆腔炎,中西药都用得着!

南京皮肤病医院哪家好_南京有哪个医院可以治疗银屑病

南京皮肤病医院:白癜风会不会传染?

重庆哪家牛皮癣医院口碑好

南京皮肤病研究院_神经性白癫风有哪些症状

上海哪个医院治糖尿病:糖尿病骨折多久能愈合 糖尿病骨折的治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