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馏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蒸馏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五大设想应对人口红利转折点

发布时间:2021-01-21 17:21:29 阅读: 来源:蒸馏器厂家

五大设想应对人口红利转折点

“72%的人投票认为中国人口红利正在逐渐消失,28%的人认为人口红利不会消失。”这一现场投票结果产生于2011年11月18日,《经济学人》中国峰会“中国的人口红利-人口红利时代”论坛结束现场,3/4的现场与会者认为中国正在迅速失去其廉价劳动力的优势。  为数不少的中国企业也意识到,这样的变化意味着严峻的考验——企业“招工难”的状况将愈演愈烈。  过去三十年中国经济的增长模式是依托全球化基础上的外需依赖型增长。而未来10年,中国超过60岁的老龄人口将增加一倍,20到24岁的青壮年就业人口将会减少大概50%。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研究所所长蔡昉在论坛上表示,中国人口红利消失以后,经济可持续增长的源泉就是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从目前来看,在产业向中西部转移的大背景下,做好企业转型和企业升级,中国人口红利还可以延续10年左右。  用机器人取代技术工人  从劳动密集型转向技术密集型,用“机器人”来代替工人进行工作,这并非某个科幻大片上演的场景。  在中国内地雇用了100万名员工的代工企业富士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早前在深圳正式宣布明年将拥有30万机器人,到2013年将拥有100万机器人。其中一些机器人会替代工人。用于替代部分正在从事单调枯燥、劳动强度大、危险系数高工种的一线工人,以提高公司的自动化水平和员工幸福感。  富士康大举引进机器人之举实际已经酝酿已久。据称富士康自主研发的机器人2006年就曾露面于深圳高交会。从理论上讲,目前大陆电子制造业50%的工序都可以用机器人替代,但实际上大规模投入机器人的资金需五年才能收回成本,且涉及到生产线工艺流程的改变。因此,富士康的机器人此前并未大规模投入使用。  然而随着去年富士康深圳的工厂加薪30%,大幅度提高员工工资后,对于利润微薄、劳动密集型的代工企业而言,30%的人力成本的上涨几乎是不可承受的。这也直接给富士康带来了上一个财年的亏损。似乎也间接导致富士康大举引进机器人的决心。  从管理学角度讲,机器人就是没有情绪的工具,在人力密集型的生产线上,显然更受老板欢迎。专业人士认为,使用工业机器人可以降低废品率和产品成本,提高了机床的利用率,降低了工人误操作带来的残次零件风险等,其带来的一系列效益也是十分明显的,例如减少人工用量、减少机床损耗、加快技术创新速度、提高企业竞争力等。机器人具有执行各种任务特别是高危任务的能力,平均故障间隔期达60000小时以上,比传统的自动化工艺更加先进。  事实上,除了富士康以外,在汽车和工业等行业,对于机器人的应用和需求早已展开。中国机器人投资发展迅速,已经成为亚洲第三大机器人市场。中国的人口红利消失以后,中国可持续经济增长的源泉就是劳动生产率的提高,而机器人大规模应用于生产能够适当地提高生产率。  但蔡昉也指出,机器人解决不了本质问题。“从宏观经济的角度来看,当劳动力是有限的时候,不断地用机器替代劳动力,会遇到资本报酬递减的现象,而不会给企业带来相应的生产力的提高。”  新兴城市的崛起和产业转型的机会  在蔡昉看来,目前中国的社会转型已经出现了两个转折点,第一个转折点是刘易斯拐点。另一个转折点是人口红利消失的转折点。  论坛现场,有专家认为,解决上述问题的办法主要依靠中国二三线城市的崛起,以及在研发领域创造更多的就业。  仲量联行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冯建强认为,中国二三线城市的快速崛起将会给中国带来新一轮的增长机会。仲量联行研究认为,在未来十年中,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增长最快的12个城市中将有10个在中国,而且都是中国的二线、三线城市,它们将占到中国全国GDP的30%,占到全球产出的6%,有一部分的城市在价值链上快速地上升,新的地区枢纽重镇快速地兴起,像重庆、成都、武汉、深圳,这些地区将建设更多的房地产,将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  快速崛起的新兴城市将通过收入的提高来促进国内消费,改变目前最终消费支出对GDP增长贡献率低的局面。人口结构变化导致的居民收入上升,将是改变这种经济发展方式的内在驱动因素。  蔡昉则认为,产业转型的机会主要是在研发领域会创造更多的就业。在政府下一个五年规划中,已决定将投入GDP2.2%左右用于研发方面。企业则应该把握好时机,加快自主研发的步伐,引领企业升级。  增加妇女就业和发展高技能工人  事实上,随着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中国已经成为低生育率国家。根据蔡昉在论坛期间透露,中国目前的生育率是1.4。与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国家之一——日本2010年生育率不相上下。  这意味着,每一名就业人口要赡养更多的老人。对此,蔡昉认为,应该在生育政策适当宽松的前提下,增加妇女和高技能工人的就业时间。  在发达国家的社会总成本中,交易成本的比重占一半以上,因为加工制造的成本降低、效率的提高靠分工,分工越来越细,分工的各个分支、各个主体之间的交易活动就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所需要付出的成本就越来越高。而服务业就是降低交易成本的,尤其是其中的信息成本。所以服务业变得越来越重要,在发达经济中从事服务活动的劳动力占的比重越来越高。  “服务性经济,会给女性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麦肯锡公司亚洲董事长欧高敦表示,从制造型经济向服务型经济的转型也是解决人口红利问题的一个方法,“现在中国很多妇女50岁甚至是40岁就退休了。实际完全可以留住这些工人。”  此外,欧高敦认为,高技能工人在全球企业的发展过程中普遍缺乏。比如,即使是波音公司和霍尼韦尔这样的顶级企业,想找到高技能的工人也是很有挑战的。提供相应的培训,让农村劳动力快速转型,从劳动工人向技术型工人转型,也是当下企业的当务之急。  Tips 小贴士  刘易斯拐点:  即劳动力过剩向短缺的转折点,是指在工业化过程中,随着农村富余劳动力向非农产业的逐步转移,农村富余劳动力逐渐减少,最终枯竭。由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刘易斯在人口流动模型中提出。  人口红利:  是指一个国家的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比重较大,抚养率比较低,为经济发展创造了有利的人口条件,整个国家的经济呈高储蓄、高投资和高增长的局面。

昆明那家医院白癜风看的好

遵义做3d私密生物束带紧缩术

特异性前列腺炎的典型症状是什么样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