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馏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蒸馏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校园怪谈之命中注定[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27:14 阅读: 来源:蒸馏器厂家

人偶的丧歌

恐怖指数:★★★★★

诡异指数:★★★★★

命中人:洛洛

放学后的晚上,我一个人在胡同里走着。

忽然,载听见小孩子的笑声,随后,便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他们。他们嬉笑着唱起歌来:“第一只人偶说,我是淘气的小人偶,跳下屋顶,摔得稀八烂;第二只人偶说,我是乖巧的小人偶,藏在家里,被火烧成灰:第三只人偶说,我是生气的小人偶,拿起尖刀,自己割断头;第四只……”

突然,我发现一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男人拿着刀劈向那些孩子,刀劈在地上,那些孩子不见了。

那个男人定定地站着。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那四个孩子竟然站在不远处,发出嘻嘻的笑声。

“住口!”那个男人再一次冲了过去。

“谙等一下!”我一把拉住那个人。那些孩子趁机逃走了。

“你看见他们了?”那个人一把揪住我,“你竟然放他们走!”

他的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吓得喘不上气来:“你干什么?”

他轻蔑地哼了一声:“等你倒霉的时候,我再来好了。”

然后,他就消失了,就像他来的时候一样。

“青泽,张老师要你快一点儿交昨天的作业。”璎珞坏笑着拍我的肩膀。

“哎呀,真倒霉。”我一把抢过木杉的作业本,“木杉,下节课如果老师问起我,你就说我生病回家了。”

“什么?又要逃课?”

其实,今天逃课真的是因为我不太舒服,似乎我有什么事还没有做,却又不知道是什么事,老是有种焦躁的感觉。快到家时,我的头越来越沉,好不容易打开房门,我躺在沙发上,立刻睡了过去。

第二天刚到学校,璎珞就红着眼睛告诉我,张老师死了。

“什么?”我很吃惊。

“张老师是从天台上跳下来摔死的。警察局接到了一个奇怪的电话,他们赶到那里时,发现他已经死了。据说死亡时间是半夜。”木杉很不自然地整理着作业本。

“奇怪的电话?”

“是的,先是有小孩子唱歌,然后有人说咱们学校有人跳楼自杀了。接着电话就断了。”

“那个人八成就是凶手吧。”我觉得毛骨悚然。

“警察也是这么怀疑的。”

“对了,你不是说有小孩子唱歌吗?唱的是什么啊?”

“好象是关于人偶的童谣。”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当那个男人重新站在我面前时,我几乎无法控制我的怒气:“是不是你搞的鬼?要是你再有什么举动,我一定饶不了你!”

“不是我杀的。而是你。”他的刀在我眼前晃动了一下,“你难道不记得了?你躺在床上,然后……”

然后?然后我又重新站起来,走出家门……我的头突然很痛,然后我走到一个人的家门口,敲门……我带着那个人来到屋顶,对他说:“死吧。”

一切都那么清晰,是我干的,的确是我让张老师跳下去,我为他的死轻轻唱道:“第一个只偶说,我是淘气的小人偶,跳下屋顶,摔得稀八烂。”

“你应该还记得那天晚上吧?知道那四个小孩是什么东西吗?他们叫做‘唱丧歌的人偶’。听到这种不吉利的童谣的人,就会被附身。而现在,你成了害人的鬼了……”

第二天下午我接到了木杉的死讯,他是在家里被火烧死的,烧得面目全非。据说是煤气泄漏导致了火灾,而最诡异的是报案的人依然唱着童谣。

每天夜里,拿刀的男人和四个人偶就会在我的梦中出现。他总是对他们说:“你们什么时候才肯结束?”

“等丧歌唱完。”人偶们的脸变得扭曲,然后腐烂,露出没有嘴唇的牙齿。

每当这时,我就会醒过来。我不明白等丧歌唱完会发生什么。

无论怎样,我还是决定回到学校。连续发生的死亡事件,弄得人心惶惶。

“你没事吧?”璎珞看到我,露出困惑的目光,“你的脸色很不好啊。”

“我没事。璎珞,听说你要转学?”

“是的,学校发生这种事,很多人都说这里不吉利。”

我本想说些理解的话,但一种熟悉的眩晕突然冲击我的大脑,我踉踉跄跄向后退。

“青泽?你怎么了?”

“你听过人偶的童谣吗?就是张老师和木杉听到的那个,很好听的哦……”

璎珞发出歇斯底里的吼叫,她用力地撕扯掉自己的头发,满手都是血,然后她又开始拼命撞墙,接着飞快地向走廊尽头跑去。

我追过去,发现璎珞的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尖刀。因为光线不足,她的表情显得更为诡异。

“嘻嘻……”她发出孩子般的笑声,和我在梦中听到的一模一样。

第三只人偶说,我是生气的小人偶,拿起尖刀,自己割断头。

璎珞揪住自己的头发,一刀,两刀,三刀……

“停下!”我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抓住她拿刀的手,我清清楚楚地看见了她对我诡异的微笑。我一惊,突然感到一股热热的东西喷到了我的脸上。

一个圆东西滚向人群,是璎珞小巧的头颅。

所有人都尖叫起来,璎珞的尸体重重摔在地上。

我的脸在痉挛,第三只人偶的丧歌应验了……

“第四只人偶的歌唱完后,他们就跟我走。”他说。

“去哪里?”

“无人之境。”他笑了笑,“从此以后永远地消失。”

“只有等到第四个牺牲品死掉,一切才能结束?”我激动地大喊大叫,“你不是人类?”

“我叫旁观者,除鬼的旁观者并不是人类。”

我默默站起来,向某一个方向走去。总会到家的,我想。

我坐在镜子前,耳边回荡着诡异的笑声。

“来吧,人偶的诅咒……”我对镜子里的自己说。

镜子里渐渐出现微笑着的人偶,他们变得支离破碎。

那种熟悉的眩晕又重新来临了。

“第四只人偶说,我是绝望的小人偶,找出一条绳,吊在房梁上。”

以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